06. 2017

貳〇壹柒   夏   第一話

2017過了一半。

暑假沒有回家,沒有閒暇可言。離開倫敦來到里丁,為了三個星期無關緊要的實習,純粹只是為了給履歷表添上些漂亮的行頭,還有生活在peer pressure下存有的一丁點欲炫耀的虛榮心。當然我不否認自己是還挺喜歡接觸一些新的人事物,暫且換個環境換個心情。我依舊相信無論在哪兒做什麼都能讓自己學習到一些新的事物,也許是額外的知識,或是讓我開開眼界與國內不一樣的working culture,遇到些優秀的人讓自己繼續想要努力變得更好。


下班後在城市裡繞了繞。里丁當然沒有倫敦那麼繁華,只是小小的一個城鎮,有間還挺有名的大學,還有很多小學院;離倫敦不遠,火車直通半個小時就能到達。而我住在市中心靠外些,二十分鐘的巴士車程,沿途是有點舊式的住宅,典型歐洲小鎮的感覺。那一刻有點欣慰自己在一番糾結後終歸還是決定隻身來到這裡,縱使人生地不熟。短暫的三個星期遇見了些完全屬於不同生活圈子的人們,而遺憾的是三個星期的短暫卻似乎不覺然地篤定我們無緣深交。

離開公司前按程序歷經了graduate job面試,覺得自己並沒有表現得太好,畢竟自己自面試前夕還在下班後拼了小命趕去倫敦為了一睹難得一見的方程式賽車馳騁於倫敦大街的壯景,而之後也太巧合的遇上了派定頓車站因為火災警報而關閉了車站而經歷一段迂迴曲折後將近凌晨一點才回到里丁的小房間。還是很感恩憑藉自己的實力成功贏得了錄取通知書,儘管自己心裡也清楚這並不是自己想一直走下去的路 - 雖說這的的確確是個不可多得能從此移居英國的大好機會。也許日後某天回頭看時會後悔吧,但聳聳肩,說不定那一條更適合我走的路其實還在遠在前頭呢。



第一話   終

05. 2017


×

一大清早去海德公園練習騎自行車。因為家裡沒有腳踏車而從小完全沒有接觸自行車的機會,所以二十來歲了竟然還不會騎自行車。自行車算是倫敦蠻主要的代步工具,每走幾步路就能看見個讓公眾租借自行車的bicycle dock。倫敦市政府也提供免費的自行車課程,讓如同我一樣完全不會的初學者學習的機會,也提供安全課程讓市民們能夠更安全地在路上騎車。前些日子去了兩趟一對一的自行車課程,指導我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大叔,非常友善和藹且專業。第一天的兩個小時就在肯辛頓公園來回練習,反复經過劍橋公爵皇宮院子前。第二堂課他就在後頭跟著盯著讓我從騎過海德公園到白金漢宮前繞了幾圈再騎回原點。之後叔叔讓我自己撥空練習到一定的水平後再約他指導怎麼安全地在馬路上騎車,所以偶爾清晨到公園晨運時會租輛自行車自己繞繞公園。

所以那天早上在海德公園晨跑後租了太自行車騎了兩圈,因為是週末清晨的緣故所以公園裡沒有什麼人正適合菜鳥練習。當然這並不是第一次自己騎車,擁有一定的自信後在微下坡的轉彎處卻因慢不下來直接撞在了路邊位高起的檻子然後自行車就翻了。手肘被劃破了好大一個口子,血淌得微疾,本想將自行車緩緩地推回去亭子但眼看慢慢走回去還有好一段距離所以索性也不管還淌著血的傷口將自行車騎了回去。回家洗了傷口後還是決定到附近的醫院讓護士將傷口護理求个心安。护士看着这么大一个人还能因为骑自行车摔成这样可能也有点无语,当然还是帮我清了清伤口把伤口好好包扎了一番。

×

那天從圖書室如平日般走回家,身旁忽然冒出個小哥搭起話來。他瞄見了我那被包紮著看起來傷得不輕的手腕問我怎麼了(事實上只是稍微深一點的擦傷罷了),而我也如實地告訴他自己是怎麼笨拙地從自行車上摔下。小哥說他就在前方不遠處的我還蠻常去的連鎖咖啡屋工作,這會兒也是正在回去的路上,還說下次我過去就請我喝咖啡,而想捡便宜的我說擇日不如撞日當下就跟了過去。我這算是靠受傷的手A了一杯摩卡嗎。

隔天早上如常準時的往圖書室報到,途徑家早餐店,瞧見裡頭的叔叔正準備營業,和他禮貌的問了好。午飯後再次經過早餐店,因為店裡沒什麼客人而在窗邊納涼的叔叔瞧見了我又和我揮了揮手,我也和他微笑點點頭。然後他從店裡走出來叫住了正打算繼續往圖書館走去的我,問我那給護士包紮得有點誇張的手腕是怎麼了,說他早上見到我是還好好的。告訴他其實並沒什麼大礙後他也不忘叮囑日後得小心點。很喜歡在倫敦可以和陌生人如此輕易地搭上話沒有負擔地聊上幾句,對沒有交情的路人也能表示關心 - 而當然對陌生人還是得有些警惕的。雖然只是短短一兩句話但偶爾也能讓人覺得暖心。回國後估計這樣的情景也許不常能碰見吧,尤其是生活在大家都自顧自地與時間賽跑的首都中更應該是近乎天方夜譚了。

×

在街上遇見了圖書室男孩。就說吧我就知道我們還會再次相遇。

04. 2017


當圖書室男孩不再出現。

×

五月,考試的季節。自三月杪從阿姆斯特丹回到倫敦後就開始了每日在圖書室流連的日程。還記得第一天重新回到圖書室是三月的最後一天,剛好午後有個活動所以只是短暫地在圖書室待了兩個小時。臨走前看見了那個男孩,在男孩也看著我愣了兩秒之後,然後在尷尬的眼神觸碰下彼此把視線轉移。之前的三個月在主校裡遇見了男孩數回,在主校圖書室樓下的咖啡廳 - 對啊是一段似乎怎麼都與圖書室脫不了關係的緣分。

之後的兩個月我幾乎每天都到圖書室報到。而男孩亦是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那裡 - 除了四月中旬忽然消失了一個星期,然後在週六晚上重新出現。而我總是默默留意著那男孩,只因為男孩有點俊俏的模樣。他個子並不高,相較與去年感覺瘦了些。男孩總戴著藍色的鴨嘴帽令他在人群裡頭輕易地就能被察覺,有時候我甚至懷疑倘若男孩某天沒戴著鴨嘴帽我能否依然將他認出。

這圖書室構造較為特別,底層為藏書以及電腦使用空間,二樓則是工作空間(workspace) - 他們稱之為Gallery,範圍不大,基本上就一道樓梯上來,兩邊各別有一道說長不長的長廊,分別有十五個獨立workspace,外加幾張可以共用的桌子,能容納不到五十人。底層圖書室不運作時二樓仍舊開放讓學生使用。我總習慣坐在右邊長廊的位置,沒有什麼特別的緣由;而男孩時而出現在右邊,時而在左邊,顯然沒有什麼偏好。也許是因為天天都到訪的緣故,從一開始每天早上隨意入座,到漸漸習慣性地呆在同一個座位,幾乎將那座位佔為己有。男孩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也習慣了呆在右邊長廊,也漸漸地習慣了呆在同樣的一個座位上。我們之間總隔著四個座位,對我而言像是一個安全距離,哪怕再靠近一點也許我就無法專心做事。

男孩總是很早就在那兒,幾乎每一天都比我早,穿著一身運動裝,呆個兩三個小時就會離開一陣子,也許是到地下層的健身房健身,然後午餐時間後再回來。他時常出出入入的,像個坐不住的小男生。總是能夠察覺他經過身後,然後會自然而然地將神經繃緊,也不曉得他有沒有察覺。而也總在他走過後才膽敢悄悄地轉頭看著他的背影。反倒喜歡走過他身後瞧瞧他在幹什麼,但事實上大部分時間就連走過他身後時神經其實也是繃緊的。但好多時候男孩總會轉過頭來而我為了避面尷尬的四目相對視線總不知該往哪放。記得的是那一天經過了他身後數次,而他也莫名地盯著我看了好多次讓我路也走得慌。我懷疑是不是自己走路的聲音太擾人了所以總讓他抬起頭來看看是到底是誰的步伐那麼沉重。而我也時常在揣測其實他對這也許有點奇怪的女孩的印象到底如何 - 可能和我如此將他仰慕恰好相反吧。遺憾的是儘管一個月多下來幾乎每天見到彼此,卻依然沒有一個可以開始一段談話的契機。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motivation - 縱使兩人並沒有什麼互動,但僅僅只是知道他也在另一頭努力著就已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推動力。看著他我依舊擁有那讓我想要找到一個更好的自己的衝動,雖然不知道此刻的自己相較於去年目送他離開的背影時的那個我是否已變得更好。總認為他的出現是一種微妙的機緣,沒有言語的交流卻宛如通過眼神認識了彼此,僅靠他的存在感就讓我接收到滿滿的正能量。不知道下一回見到男孩會是什麼時候,明年的這段時間我和他是否依然將會出現在這相同的圖書室裡,還是那天毫無預警的一別其實就是這輩子最後一次機會。

但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我堅信我們肯定還會再次見面。

期待再次看見那熟悉的身影。聽見那熟悉的步伐。對上那熟悉的眼神。

×

I didn't think it was possible to miss something that I never had. Yet here I am. Missing his presence.

×

再三個星期我也可以從這圖書室解脫了。

03. 2017

回歸。

×

畫上句點了,大三的第二學期。到處和人說這大三的生活也過得太快了,接二連三的projects,一個又一個月地過,接觸新的隊友,然後結束,然後再換隊友。和不同的人共事,在不同的群組中都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方式,這也是大學除了基本的紙上知識外欲賦予我們的社會生存之道。

×

二月中旬趁著兩個projects之間的空隙去了趟米蘭,短暫的兩天一夜之旅,說走就走的旅行。米蘭沒有想像中的filthy或dodgy,反倒相較於巴黎給了我更好的印象。雖說米蘭城裡除了那座大教堂之外也沒有什麼旅遊景點可言,但至少存在於米蘭的過程一直是舒服的,縱使無緣達文西先生最後的晚餐令我猶存遺憾。在去米蘭機上坐在鄰座的異國小哥,在回程中依然坐在鄰座 - 依舊認為這巧合實在是不可思議。但可惜了沒留下小哥的聯絡方式交個朋友,這偶然的緣分也就停留在那裡。

×

受邀參加了某跨國公司的assessment centre,抱著汲取經驗的心態去了所以最後沒被錄取時也沒有太大的失望(才沒有呢其實還挺失望的)。欲給自己開開眼界,畢竟能踏入Canary Wharf其中一幢高聳如雲的辦公樓看看也不是撒手可得的體驗。遇見不同的人事物,做了些自己平日不會做的事。難忘的還有那以擊打非洲為一天劃上總結的收場安排,找來了一百六十個非洲鼓讓每一個出席的我們都能好好的打上鼓舒緩一日下來經歷的面試壓力。

×

去了周杰倫地表最強倫敦站實屬意料之外。幾個月前搶票不過基本上已認清了沒機會去捧周董場的事實,雖然還是試了幾次聯絡在臉書po著買票帖子的無良賣家們,但也很快就看清這些欲撈黃牛利的人們。最終在演唱會當天以原價買到了Y友人因為臨時有事無法趕到演唱會所以賣了的那張票,我只能說自己實在是超幸運的。

×

是A的生日。掙扎了好久最後還是給他捎去了一句短短的祝福,然後匆匆地結束了好不容易才開始的一段對話,只因為想要成為終結對話的那一方。

×

又一個出走的季節。這回又要出走到世界的哪一個角落呢。

02. 2017


×

那天清晨起得並不算早,前一晚為了考試折騰了一夜因而成立了一個放縱自己的理由所以睡了整整大半天。聽說他辭世的噩耗,是在我一如往常吃著我最愛的香蕉藍莓燕麥的當兒。是從妹妹口中得知,就在那當下的兩個小時前,他在心臟中心與世長辭,那樣毫無預警地,震驚了舉州上下的人民。他在位不到三年,即使稱不上豐功偉業,但其對砂拉越的貢獻子民們都有目共睹。從打擊非法伐木,承認獨中統考文憑,捍衛非土著在砂州的立場,反對巫統入砂,讓聯邦政府聽見砂州人民的心聲,爭取我們應有的權益 - 當然也不忘他獨有的個人魅力,讓他縱使短暫地當權,卻深得砂州一眾子民的愛戴,不分執政在野。

好多人曾經如此告訴我,真羨慕你們砂拉越有個非凡的好領袖;好多人曾經這樣和我說,在他手中他們看見了砂拉越充滿希望的未來。

可惜這份幸福似乎短暫了些。

砂州子民們紛紛將臉書大頭照紛紛換成了黑白州旗,是自動自發還是隨波逐流並不重要,大家都只是單純地想要通過一些什麼來表達自己內心的那一份悲慟與哀悼,為一個好領袖的離去深感惋惜,為他的貢獻致上一份謝意。但願他在另一個世界仍能夠感受到砂州子民們對他的敬崇與感激,也但願能有另一個賢明領袖將他的理念延續。

He said, he loves Sarawak, and he wants the people of Sarawak to love and care for the state as much as he does.

Yes we will. And Sarawak loves you too.


悼,敬愛的阿德南首長。Thank you, Tok Nan.